再赋《临江仙》

发布时间:2007年12月15日 阅读:178 次

又是大清早才睡的,刚起来,心里不爽。昨天晚上又喝酒了,喝的是老窖,结果早上一看,见到“ 泸州老窖北京公司要求全员辞职 ”的新闻,更不爽,看来这老窖已经也没法喝了。   本ID相信,只要在资本的世界里,一切的消费后面都是血和泪。当我们享受冬天的供暖时,里面有多少矿工的白骨?当我们住着别墅公寓时,每一个地基下面有多少冤魂和血泪?每一个房地产商、煤老大的手上,又欠下了多少血债?   当然,人类就是在血与铁中所谓着进化,但一个人存在的价值,无非两种:一、用更大的血与铁掩盖一切;二、把血与铁的根给拔掉。第一种方式,无疑是很现实地可以爽一把的,而第二种,在现实中注定是乌托邦。   但没有乌托邦的人类,不过是猩猩而已。人类的伟大在于,有人愿意为乌托邦而死而不计算任何物质、精神等等的代价。   只知道当下的只是奴隶,而人,就是要非其当下,没有这非其当下的分力,人还在树上呆着。   一切都是合力的结果,只有让非其当下的分力强大了,才可能非其当下。如何强大非其当下的分力?就是对当下抽筋拔骨,用所有当下的血泪法则去非其当下。用其法则,不是承认其法则,而是用其法则毁其法则。   刀可以杀人,同样可以活人。但前提是,你首先得有刀,刀指代着一切的力量。   本ID开这博客时,第一篇就是一首《临江仙》:     新居落成,新春将至,聊赋《临江仙》以记之   缠中说禅   浊水倾波三万里,愀然独坐孤峰。龙潜狮睡候飙风。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   长剑倚天星斗烂,古今过眼成空。乾坤俯仰任穷通。半轮沧海上,一苇大江东。     今天,再赋一首,看各位更喜欢哪首:   临江仙   缠中说禅   木落沙黄边草白 高天雾尽云穷 关山映日水流空 千秋凛然气 万里快哉风   独对危垣今古寂 何寻去迹来踪 乾坤影入有无中 壮怀犹激烈 寥廓扫青锋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