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京洛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15日 阅读:123 次

 昨夜回来,“ 刚从北京著名的快刀之一回来 ”把北京圈子修理一把,这绝对与小二无关。没有小二,该修理的还要修理。现在,这腐烂已全面蔓延,类似“华人三高”的无耻勾当,只不过证明,在北京,文化已彻底面首。   被政治面首、被经济面首、被传统面首、被潮流面首、被面首面首,北京的圈子里,还有一个非面首吗?   当然,北京依然可爱,但北京的可爱,绝对不在于被夕阳所历史的九重宫阙、被风云所现实的宫阙九重,更不在于那些所谓的古迹名胜以及被矫情着追忆的胡同城墙。北京的可爱只在于,这里有世界上最贪嗔痴疑的共业交织,这里有世界上最精彩现成的浮世绘,透不过北京的,都只不过是红尘里的痴儿。   当然,北京还有一天星月下的雪野温泉,让宇宙在冰与火间敞亮。不过,如今的北京,冬天已不爱下雪了。   京洛   缠中说禅   京洛烟埃没马头 听风看雨古神州 红尘岁月鱼千里 白眼乾坤貉一丘 能醉弓觞真乐事 曾思杯海未闲鸥 伐山鼓橐穷源底 笔抖雷霆回万牛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