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死水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30日 阅读:44 次

白话文是否适合写诗,大概等白话文被消灭后还是一个问题。今天偶然再看到闻一多的《死水》,如以前所看,依然没感觉。白话文的诗,在现在那些所谓的诗人手里,继续小圈子地湿下去。

 

古代没有诗人,古代,诗只是每个人一种表达的习惯。有人可能反驳这种说法,例如,没读过书的人怎么会写诗。事实上,古代的民歌,就是最好的诗,都来自没有读过书的人。

 

什么是诗?只有心灵彻底明澈时,才有诗。白话也会有可诗的地方,但一定不是如闻一多之流所写的。这类所谓的诗,最多属于CCTV晚会上朗诵文稿中的上者。

 

对于白话文写的诗,对本ID有一个用处,就是作为艺术歌曲的歌词去谱曲,如此而已。

 

无聊间,用“死水”胡诌七律一首。

 

 

死水

 

缠中说禅

 

一潭死水一乌瞳

万世深幽对碧穹

偶有涟漪明月下

非留光影乱云中

由它天上阴晴易

任尔人间污净充

终古依然孤傲色

乾坤刹那摄无穷

 

 

 

附录

 

死水

 

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在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