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音乐会42:生与死的拷问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25日 阅读:45 次

  生与死,问题人生的终极,不管你是否意识到,这问题终极地横亘在任何一个人面前。这个问题,在人生所谓辉煌的时刻,似乎可以不在场了,但却从来都在那里,任何的回避,不过是懦夫的自我逃避。   音乐开始了,葬礼开始了。横躺着的,可能是英雄,可能是混蛋,一切关于这块烂肉的故事都已落幕。一切的辉煌都成了记忆的碎片,西风残照,陵阙亦将化为泥土。尘土漫天,星辰垂地,一切都于混沌中幻成无边的思绪,笼天盖地而去。   一片无明之光擦亮星辰,世界琉璃中碧净,一切的形象鲜活起来,舞动起来。   突然,一切破裂,坠入火与泥土的世界,物质的舞蹈怪异而充满诱惑。一切,物质地飞翔,但与你无关。一切被抓住的,都在死亡之中成为虚幻。   死而不可复生,世界幽灵地歌唱。   绽破星空的不是星空,绽破死亡的正是死亡。死亡,从未死亡。死亡之花,凋落在世界的废墟之上。世界,死亡地凋落。凋落了死亡的世界,依然世界。世界的你,超越如此的生死:可以复活的,本无生死,何来复活,超越的生死继续,生死的超越继续。   风,依然是风;山,依然是山;世界,不再世界。   下面,请倾听五个乐章的马勒第二交响乐《复活》。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