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市值超GDP后的泡沫化生存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20日 阅读:79 次

本ID在3月19日写的 “神州自有中天日,万国衣冠舞九韶”,给出了本轮大牛市的一个基本判断,就是至少再延续20年、上升3万点,这个观点依然有效,没有任何需要修改的地方。在同一文章中,更给出了本轮行情第一阶段走势的基本特征,现引用如下:

 

“第一阶段行情,伴随着中国股市本身的制度性、结构性完善,其后,中国股市才真正具备参与全球化盛宴的资格。全流通、整体上市、两大交易所的功能重组、人民币逐步可自由兑换等,都不过是这种制度性、结构性完善的必然步骤。这一阶段,行情最主要体现在以权重股为代表的成分股上。在总市值超越GDP之前谈论股市的泡沫是可笑的,在中国股市总市值超越其GDP之前,第一阶段行情不会结束。”

 

显然,这个“在中国股市总市值超越其GDP之前,第一阶段行情不会结束。”

的判断已经被今天的事实所证明,因为,目前中国股市总市值已经超越GDP,但第一轮的成分股行情依然在延续中。如果,对何谓第一阶段的成分股行情还有所疑问,那么这段时间,中国股票市场大象狂舞的情形,应该给这种成分股行情一个最好的注释。

 

在这样一个市值超越GDP的历史性事件如期到来之时,必须给行情今后的发展定一下性。在市值超越GDP后,中国资本市场将进入第一阶段成分股行情的泡沫化阶段,中国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将进入总市值超GDP后的泡沫化生存状态。

 

正如上面引文所说“在总市值超越GDP之前谈论股市的泡沫是可笑的”,而在总市值超越GDP之后,谈论股市的泡沫,就是十分必要了。如果把GDP当成总市值波动的中枢,那么在其下,可以说市场被结构性低估,而在其上,就是出现结构性泡沫了。

 

显然,GDP是变动的,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总市值的波动中枢也将不断上移,今天的泡沫,可以就是明天的低估,这一切都必须动态去看。出现结构性泡沫并不意味着市场就没有上涨的理由,而是说这种上涨,其基础上存在被这波动中枢回拉的压力,一旦市场上涨的中短期理由不足以抗拒这种回拉,那么无论上涨使得总市值向上远离GDP30%还是300%,最终的回拉都将导致相应级别的调整。

 

如果说4500点附近对应目前GDP比较肯定的中枢,那么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将使得20年后的GDP至少达到目前美国的水平,也就是说,一个100万亿人民币的GDP值是十分正常的,相应资本市场的中枢位置至少上移到23000点附近,而那时候,中短期波动让指数上冲到30000多点甚至50000点,都是可以想象的。市场总要波动的,市场可以围绕中枢去波动,但绝对不排除市场的波动大幅度去远离中枢,只是这种远离后都必然导致回拉的修正而已。

 

远期目标且不讨论,回到第一阶段这种泡沫化生存状态下,唯一能站在长期角度抗拒泡沫的,就是成长性带来的中枢上移,一旦成长性不足以支持这种中枢上移,那么大规模的泡沫破裂就是天经地义的。而且,这种泡沫的破裂,往往导致中短期走势跌破中枢,形成一个新的低估,这又构成良好的中长期介入机会。

 

中国资本市场目前的泡沫化生存之所以还不构成大规模的压力,就在于,即使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最大型的成分股,站在世界资本市场的历史发展中,依然属于高速成长股。因此只要这种状态依然存在,那么一个适度的泡沫化生存反而是合理且理所当然的。

 

不过,市场行情总是从非理性开始,又在非理性中结束,没有疯狂的低估,就没有疯狂的牛市行情;同样,没有疯狂的泡沫,就没有疯狂的熊市造就新的历史性低估介入点。第一段成分股行情,最终必然在疯狂的泡沫中结束,在这疯狂的泡沫被制造过程中,反而能获取高额利润。如果说低估回到中枢可让股票上涨10倍,那么疯狂的泡沫甚至有更强的能力。对于任何市场的参与者,耐心等待市场的疯狂,在市场的疯狂中等待最后的卖点,是一个最重要、最值得培养的能力。

 

显然,目前市场最疯狂的状态依然没有出现,外围因素制造短期的波动反而有利于市场能量的积累。在泡沫制造能力被充分发挥之前,市场不会最终逆转,第一阶段的成分股行情不会结束。不再战略性买进、只战略性持有,等待市场疯狂、等待第一阶段长线卖点的出现,是泡沫化状态下最应采取的策略。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