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所有人类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的最后总结

发布时间:2006年08月08日 阅读:134 次

                                                

                                                                                                                                                                                                    左派开始提出“从数学理论上讲,一分为二,也就是采用二进制数,可以表达全部的人类思想,运动规律,因为这些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显然,“因为这些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这句话是逻辑的起点,否则就无所谓因为了。而“这些思想”在中文语法中指代前面的“从数学理论上讲,一分为二,也就是采用二进制数,可以表达全部的人类思想,运动规律,”中的“全部的人类思想”,因为这句话就是以“所有人类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为前提。
 
    这个前提的荒谬其实根本不需要用任何数学方法来论证,因为能存放进计算机的前提是可以语言化,但人类的思想显然不可能完全语言化,例如“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请问这种思想如何语言化?还有道家的思想,是否定语言的,道是离开一切语言的,请问道是不是思想,如果道不是思想,那么中国文化就是零了,中国文化最高范畴就是这个离开一切语言的道,请问这个“道”如何输入计算机,千万不要说输一个“道”字就是“道”了,这样连老子那头牛都会笑话你的!也就是说,这个可以输入计算机的思想与中国文化的精髓都无关,这些能输入的思想有什么意义?研究一下中国传统文化中“道”和“术”的区别就明白了,企图用西方科技化的计算机之“术”来掩埋中国传统文化之“道”,是何居心?听到庄子变的那只蝴蝶在大笑吗?
 
    当然,这个错误如此明显,左派也就说要修改成““所有人类思想”指的是“所有用文字,声音或者图象表现出来的人类思想””,显然这个理由是不充分的,为什么原话中的“所有人类思想”就被特指成后面的“所有用文字,声音或者图象表现出来的人类思想”,当然,左派能承认人类思想是不能全部语言化的,这也算个进步,那么本ID也就不追究了,就把原来的命题按左派的意思修改成“所有语言化的人类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这个语言化就指代着上面的“文字,声音或者图象”等,然后,本ID就继续证明,连这个弱化、修改的命题也是一个谬论!
 
      原来本ID过高估计左派的数学水平,所以就用数学的方法来说明这个问题,后来发现左派的数学水平不高,因此,这里就用一个构造性的论证来说明这个问题的荒谬,其实道理是一样的,都是用到数学上的对角线法。还要说明一下,对角线法并不一定要找对角线,这只是一个通俗的说法,这个方法有很多推广和变化,如果不告诉你这都来自对角线法,一般人可能根本看不出两者的联系。而且即使在数字排列中用对角线法,其实根本就不必要一定要取对角线数,任何满足某种条件的函数给出的数就可以,这点大概也不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就不详说了。
 
     因为左派假设“所有语言化的人类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那么这些思想就构成一个集合A,里面的思想用an表示,n代表自然数。由于宇宙是会灭亡的,而人类每产生一个思想的时间间隔是不可能无限短的,否则就违背量子力学的原则,那么就可以知道,这个集合A中的元素是有限的,当然数量可以很大。那么我们构造这样一个思想:U(这个思想的表述不同于思想an),其中U代表逻辑并的意思,an是所有集合A中元素,那么这个思想显然不在集合A中,而且它不可能简化成任何A中的思想,因为这个思想说的是表述,任何逻辑的简化把戏都没用了。由于集合A是有限的,因此这个思想的表述也是有限,而这个思想显然是人类的思想,那么这个矛盾只可能来自那个“所有语言化的人类思想都可以存放进二进制的计算机”的左派假设,也就是说这个假设是荒谬的。
 
     其实,功利化语言的局限性在哥德尔不完全定理中就有了很深刻的研究,计算机语言,不过是人类公理化语言的一种,20世纪的语言哲学转向最终宣告人类思维的一般语言化的失败,这本来就是一个常识,看点后现代主义的哲学书都知道。而人类语言的计算机化的必然失败,其实也是一样的,因为计算机语言的本质是一个公理化的逻辑结构,在数学中,对公理化方法的反思早就出现了,哥德尔不完全定理是其中的一个方向的努力。人类语言是不可能完全公理化的,当然就更不可能完全计算机化,这里的哲学含义,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研究。特别可以看看西方哲学中对科学主义的反思,这是后现代主义思潮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科学主义的危害是必须警惕的,就更不要说科学主义中的一个小分支:计算机主义了。上面的构造论证,不过是以子之矛破子之盾,但对科学主义的反思才是这个讨论应该引申的方面。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