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翻东西经济学:缠中说禅经济学(连载十)

发布时间:2006年08月03日 阅读:91 次

                                                                                                                                         

                                                                                                                                  本书最开始时曾说过:“这里的人,并不是所谓的经济人或社会人,只是这样一个集合,包括古往今来一切在生物学意义上能被称为人的那些曾有生命的生物体。”其实这个貌似所谓定义的句子只是为了在开始时照顾各位固有的思维而设置的。经过上面的分析,现在已经可以回头好好考察这个句子了。        面对任何能被人定义的定义,必然面对一个以人的存在与分别为基础的循环定义,就是定义者被包含在定义之中。例如这里,“在生物学意义上能被称为人”,这个定义是在人存在的前提下的,这里就构成了一个基本的循环,这个“在生物学意义上能被称为人”其实是在定义者的视角下的,是定义者意识形态的YY。         什么才是人,这个貌似如此简单的问题其实从来没有什么统一的答案。如果你承认六道轮回,那么人只不过是轮回的一种形态;如果你承认唯物主义,那人只不过是一堆按照某种模式组织起来的物质现象;如果你相信儒家,那么并不是有着人样就是人了,因为你可能是衣冠禽兽;如果你相信上帝,人只不过是带着原罪等着审判的东西。当然,还有无数有关人的说法,即使站住生物学的角度,所定义的人也不过是在目前的水平下的一种YY,如果1亿万年后还有所谓的人,那时候的生物学标准和现在肯定不同了,就像现在不把大猩猩当人一样。          这里,可以引入历史的概念,把一切概念都当成历史的,然而历史也是在人存在的前提下的,而人却是历史的,这里,历史与人的存在又构成了一个循环定义,当然,这是在人的存在与分别的循环定义的基础之上的。历史的视角当然是一个很高明的视角,然而任何的视角其实都不过是YY,之所以不用历史的视角,可以有一个很YY的理由:就是能找到更YY的YY包含着历史的YY,当然,包含也是YY的。         但无论人如何被定义,前面的分析已经指出,人存在与分别的最基本逻辑关系是无关乎人的定义的,这里甚至和所谓的历史无关,也和所谓的非历史无关,这里既是历史的又是非历史的,既是非历史地历史着,又是历史地非历史着。如一个无缝大铁锤,那些逻辑、非逻辑、历史、非历史、存在、非存在、YY、非YY、人、非人、分别、非分别等等的蚊子,都没有它们下嘴的地方。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