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翻东西经济学:缠中说禅经济学(连载一)

发布时间:2006年07月20日 阅读:154 次

                                                

                                                                      一                                  任何理论,其基础定义都是意识形态化的。当某物被纳入可定义的范围,就已内定了相应的视角。可定义,就意味着一种同构关系的存在。任何理论的意识形态秘密,总是被掩埋在最原始的定义中,然后如种子般撒播于理论每个光明或阴暗的角落。意识形态就是偏见,就是带着有色眼镜的意识。意识的形态决定了意识观察的结果,所谓客观的观察只是笑话,零角度往往是更大的角度。而人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最大的偏见,因此偏见并不是一个可以被人耻笑的理由,反而任何企图全知全能全见的人,才是应该被所有人耻笑的对象。          任何理论,首先涉及的当然就是其论域。如果把经济理论的论域规定为有关经济的事件等概念之内,往往就是一个循环定义的过程,任何这种模式的定义都逃不了循环的死胡同。对任何曾经的经济理论,只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是经济,任何的回答都必然最终陷入循环定义的陷阱。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先验的经济定义,更没有什么关于经济的先验理论论域。一个理论的论域其实就是其最基础的定义,也是最意识形态化的地方,当各种经济理论的视角分别聚焦于生产、分配、需求、供给、制度、均衡等等论域时,意识形态的内裤就这样春光乍泄了。           任何被人理论的理论,都至少存在一个人的视角。非人的视角即使出现在被人理论的理论中,也必须穿着人的视角内裤。纯粹非人的视角是不可能被人所理论的,这就是所有能被人理论的理论所共有的意识形态基础。这里的人,并不是所谓的经济人或社会人,只是这样一个集合,包括古往今来一切在生物学意义上能被称为人的那些曾有生命的生物体。站在这个意识形态的角度上,人除了其生物学的特征外,唯一的要求就是有生命。死人,无论他曾是什么,都是肥料或垃圾。          这样一个人的定义,本质上是一个开放的、元素不断增加的可构造集合,任何曾活过的人都唯一地成为其中的元素。当然,在数学上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很类似于现代的自然数定义,自然数并不是通常所认为的某个固定的集合,而是一个由空集构造出来的开放性系统,这种构造可以无限地延续,但这只构成最基础的一种无限。而有关这个自然数集合的子集为元素的集合,对应着一个级别更高的无限,因为前者的元素不能于后者的元素构成一个一一对应关系,只是同构于后者的一个子集。         明白了这个数学上的例子,大概就能对这里有关人的定义有一个更深的理解。任何能被人理论的理论,其唯一可能的先验基础,就是人的存在。请注意,这里人的存在,不仅意味着那个开放的可构造集合的存在,而且也意味着其中元素的存在,也就是曾有生命的个体人的存在。       (待续)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