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射的风情

发布时间:2006年06月23日 阅读:93 次

                                                                                                                                         

                                                                                                                                                                                                                                                                                   
      风情,并不一定很女人,男人也可以很风情。在这特殊的月份、特殊的场合,男人的风情总和某一射相关。即使又胖又丑,能射的男人总是很风情。在这样一个个躁热的夜晚,在那一群群躁动的男人凌乱的腿脚间,一道道清凉的弧线,美丽了所有的星空,那一射的风情!
 
     战争,男人间的战争,男人间荷尔蒙的战争,竟然也可以如此美丽,竟然可以同时点燃同一星空下不同角落的荷尔蒙;甚至还可以在这男人ED化的年代,让一个又胖又丑、早已ED的90多公斤男人突然重又ET。没有硝烟的战场,美丽着清凉的弧线。男人,也只有在如此一射中才能被风情!
 
     并不是每一种的风情,都可以将这星空下不同角落的荷尔蒙同时点燃;并不是每一种荷尔蒙的点燃,都可以让ED重又ET。这一夜,如那一射般使得肥胖成为强壮,使得X罗、XX罗们继续X、XX,使得乌鸦嘴的非乌鸦脚也不曾攀上的高度不再高度,一切都在那一射中风情了。
 
     坚韧、顽强,这些不解风情的品质,从来和天才无关。天才,从来都是臃懒的。老罗、胖马、加扎、肥罗,肥胖的男人竟然成为这男人战争中最遥不可及的风情,让那些瘦身的贝壳族们永远被壳。既然连武则天大姐的男人们都以胖为美,就不再需要无聊地解释“这不是胖,是壮”了!
 
     但星空下仍将划过那一道道清凉的弧线,白花花地,带着神秘的腥味,去划破那一个个被网的门。那一射的风情,依然在这个躁热的季节点燃着每一夜的星空。只有脑子进水了,才去讨论肥胖和ED的关系。当那弧线白花花地划过,任何的探讨都是不解风情的。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