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该还的都要还!

发布时间:2006年06月19日 阅读:164 次

                                                                                                                                         

                                                                     

            禽流感的全球化肆虐,并不能成为各国鸡鸭鹅兔们歇业或不敬业的理由。当一只被高高举起的高卢鸡全球化了全球荧屏,敬业也可变得很德国。而法国,不是德国,只为浪漫而敬业的高卢鸡,也只能敬业于制造一场烛光下的漫长大餐,以及一条战火中更漫长的防线。
 
     浪漫,包装着臃懒。法国式的臃懒,不是巴西ET因臃而懒,更不是ET巴西懒了才臃,而是红酒鹅肝所味道了的味道,那一份复杂而纯正的独特。敬业于浪漫的法国男人,当然不是仅仅精液于浪漫的非法国男人所能包装的。法国,总是那么法国,即使希特勒的铁甲,也不会使得法国更德国。
 
     但法国,却经常很英国,并不仅仅为了那已英国了的法国难题。1966年的英国、1998年的法国,32年时空延续的不仅仅是那漫长的海峡。德国式坚韧、US式错误,最终都只是英国式庆典。而这,时空了法国式大餐所烹调的巴西式散漫、ET式崩溃。
 
     出来混,该还的都要还!这,很不英国,更不法国,但很世界。当上帝之手以及上帝之脚1986年了三狮军团,当臃肿却有点ET的加扎徒劳着1990年的眼泪,当有关同一双脚的1998、2002年不同版本都共同证明着男人脸蛋与头发的不靠谱,英国,终于40年地英国了。
 
     而法国,也正40年着法国?450分钟,已漫长了8年的漫长。ET与ED的差距,并不总是很独特的。与独特更无关的是:无论能否ET,都至少不能ED。当那天法国了世界的头换成了今夜韩国了世界的脚,即使非巴西的,ET与ED的差别也不能仅仅被差别了。该还的都要还,还了该还的,法国,尚能法国否?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