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北大,真丢人!

发布时间:2006年06月12日 阅读:77 次

                                                                                                                                         

                                                                                                                                                                                                                                                                                   
            孔庆东是谁,本不大知道。第一次听说,是在一个私人聚会里,一北大教授说现在的北大教授什么人都有,例如XXX、XXX、XX,其中就点了孔某人的名字,最后还加了一句,连XXX都不如。(最后一个XXX是一种职业,由于不雅,还是XXX吧)。当时只觉得,这可能是因政治等观点不同而文人相轻。后来孔某人开始在电视上晃悠起来,一个不变的招牌就是什么孔老N1的第N2代孙。这也不奇怪,老鼠的儿子也不一定要打洞,只要真有本事,孔老N1*N2的N1/N2爷爷又能怎样?但今天,偶尔看到孔N2代孙子在网上大肆晃悠的所谓七律,不禁要说:孔庆东、北大,真丢人!
 
     北大中文系,号称在国内数一数二,也是北大数一数二的王牌系,因此对其中的教授,有一个基本的水平要求,当然就一点不过分了。既然是七律,而且还当成自己的得意之作来晃悠,那至少不能挂羊头卖狗肉,怎么都应该整一七律出来。然而,且不说即使现在石油紧俏,其中的句子也不应该油气十足,就算最幼儿园的平仄和押韵,这北大中文系的才子教授也竟然不合格。不妨拿其中一首格律问题最少的,粗略分析一下:
 
 过桥(孔庆东)
 
 竟日游仙乐九霄,此身忽到奈何桥。
 丰都城里千朋唤,伊甸园中群鬼招。
 挑尽滑车不觉累,望穿铁壁叹徒劳。
 藏冰埋火销神剑,匹马西风听大潮。

     请问孔某人,知道七律必须是平水韵吗?知道二萧和四豪韵是不能通押的吗?知道“劳”字出韵了吗?知道入声字吗?知道“滑”是入声字吗?知道“挑尽滑车不觉累”不是律句吗?知道对仗不能合掌吗?知道“不觉累”不能和“叹徒劳”对吗?还有一大堆毛病,不说了,自己找去!当然,孔大教授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历史故事,就是亚当、夏娃走后,本来只剩下一条蛇和几个苹果核的伊甸园终于被一群鬼给攻占了!  
     古人要藏拙,今人爱献丑,这大概就是对孔某人之类现象的基本描述。上面也仅仅就最基本的格律问题说说,至于诗本身的问题,明眼一看就明白。诗就是诗,企图在诗里附加一些其他玩意,更为附加而附加,便如同某种特殊行业一样了。既然这么喜欢用诗来玩这类玩意,那么建议孔某人以后就到观里写点什么签呀符呀的,这大概更加合适。
 
     当然,还可以继续说说什么鲁迅之类的,反正那什么鲁迅就那水平,都是喜欢用什么洗脚之类暗示点什么的货色。而现在,舔舔五四竖子之流的脚就可以教授而叫兽更叫售了,这大概就是现在的孔某人之所以孔某人,北大之所以北大的最根本之处。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