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故意混淆白话和白话文,居心何在?

发布时间:2006年05月16日 阅读:255 次

                                                                                                                                       

                                                                                                                                                                                                                                                                               
     昨晚应酬完回家打开电视,恰好就听到最近每天都在中央3台对着空气空气的余秋雨又在大放厥词,这位这次不说古今音了,借一篇“狂人日记”大肆混淆白话和白话文,极为恶劣。

     任何一个幼儿园未毕业的都知道,白话和白话文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张飞卖肉的时候说的是白话,李逵骂人的时候说的是白话,就算是鲁迅,他洗脚的时候说的也绝对不是什么白话文,只是白话罢了。人类有语言就有白话,而白话文,只不过是上世纪“五四”竖子贩卖祖先的结果。

    白话文初期大多数的所谓西式概念都来自所谓的日译,其语法更多来自所谓的翻译文体,说白了就是一个大杂烩;当时推销白话文的人,用了各种肮脏手段,说白了,和现在的传销者如出一辙。
就算按照书贼的标准,一百年以后再看,这些白话文传销者难道能有一个够得上王阳明?就算不用浣花、东坡的标准,又有谁够得上王船山?就算用白话文最看不起的八股文来对比,请问,又有谁比得上八股文大家唐顺之?看看这些白话文传销者的标准,就不难理解一直以来垃圾文化和垃圾文人的兴盛。

    故意混淆白话和白话文,用尽手段诋毁文言文,也改变不了白话文垃圾文字的事实。中国最伟大的文字都是用文言文写成,中国文化最光辉的典籍都是用文言文写成,这就是历史的事实!我们可以说白话,因为作为口头语的白话一直存在,但白话文只能是中华文明的耻辱,越早废除越好!

徐沛东,主流的嘴脸!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