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学了点概率的数学先生等左派,是否需要再回去学点汉语?

发布时间:2006年04月22日 阅读:252 次

                                                                                                                                         

                                                                                                     去年,本ID一个让数学先生回去学学概率的帖子,使得数学先生消失了好几个月,终于学了点概率回来,这定律那定理地也可以蒙点人了。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数学先生,当您用这定律那定理蒙人时,其实已假设这定律那定理能被这定律那定理,而所有这定那定的玩意本质上都是同语反复。今天又要劝数学先生等左派回去休息,好好学习一下汉语,否则整天胡掰也不好。        数学先生称本ID为缠女士,这是否在显示数学先生的小资情调呢?而左派号称代表的劳苦大众,对未婚女子可能更多称为姑娘。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左派的表里不一是出了名的。但接着,表里不一的数学先生又一贯地开始偷换概念,把“救”往所谓人死不可“救”上转。但即使按其偷换的概念,其所谓人民的可救也是一个谎言,连宇宙最终都要灭亡,一个小小地球里面的人类还救什么救?另外,数学先生请不要不懂装懂,佛教从来不承认什么灵魂之类的破烂玩意,您自己被麻醉剂了胡言乱语可没必要把佛教也扯上,这样不厚道。        偷换概念可恶,断章取义就更可恶了,但这都是左派特色,也见怪不怪了。像一个叫什么决战的,把本ID“一只蝴蝶的颤动,就可能产生世界性的风云雷电,一个堂堂的人,难道还需要什么胡掰大救星不成?”断章取义成“先看自相矛盾,既然数学女孩拿蝴蝶效应来论证,说什么蝴蝶的翅膀可以左右大气层,那么,大救星自然左右社会力量了。”任何一个懂点汉语的人都能看出其人断章取义的伎俩,如果不明白,回去查查“就可能”是什么意思。        任何一个人,包括所谓的大救星,对于所谓社会发展的影响,都不过如同一只蝴蝶的颤动,机缘巧合了,就可以产生世界性的风云雷电,但即使是世界性的风云雷电,最终也会归于平寂,社会发展的总方向归根结底不是由任何人所操纵、指引的,而每个人都在其中构成着、命名着,每个人的拯救归根结底来自自身,由个人所组成的阶级的拯救归根结底也来自自身,你,也只有你,才是你的大救星!但你也只能是你自己的大救星,如果一只蝴蝶打个颤弄出点世界性风云,就把自己不当蝴蝶了,把自己当成全世界的大救星,那么只不过是蝴蝶脑子锈着了,如果人有这种想法,那就真蝴蝶了,大概是漆园小吏梦中那只吧!        偷换概念、断章取义的,除了文字上的理解能力外,更多是人的品质问题,不是学点汉语能解决的。但还是要奉劝左派休息一下,回去学点汉语,加强一下文字上的理解能力,否则品质不好且和右派一样变成幼派、傻子,这样就不好了。当然,左派如果执意要这样继续下去,那也很好,至少左右两派可以在幼派的旗帜下统一了!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