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爱大米与红旗下的蛋,中国的流行音乐与摇滚。

发布时间:2006年03月24日 阅读:147 次

                                         

                                                                                                                            76年以后出生的北京人身上,无论男女,大概天生都有摇滚情节。本女从小受正统的古典音乐训练,对流行音乐与摇滚都不太感冒。相比起来,红旗下的蛋怎么都比那大米里的老鼠可爱。听说最近又有两只蝴蝶和一头什么猪特火,卡通的年代大概也需要卡通的歌。
  
  崔健说“可是我的嗓子却发出奇怪的声音”,对于人声只喜欢歌剧和艺术歌曲的我,他的声音确实比较奇怪。更有趣的是看蛋和老鼠的争论,那种类似白刀进红刀出的争论一点都不卡通,大概争论的不是蛋和老鼠,而是他们自己。
  
  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宣泄,但音乐与宣泄无关,因此流行音乐与摇滚也就永远和音乐无关了。然而,如果离开了宣泄,并不存在一种宣泄的本质或本质的宣泄,音乐也无所谓音乐的表里,那么宣泄为什么就不可以动人?所以,流行音乐与摇滚也都可以是动人的。
  
  音乐过于圣洁了,与人间无关。此曲只应天上有,而人间现在能有的也只能是流行音乐与摇滚了。想想,连严肃音乐都试图流行化了,即使是动人的,我们也不能再期待什么。中国古代的音乐境界,就更不是现代的蛋与老鼠们能知道的。庄子说天籁、地籁、人籁已过于着相,无弦琴万古之间、天上地下又有几人能弹?
  
  艺术永远都是精英化的,那种大众的艺术永远与艺术无关。真正的艺术和什么哲学、科学、宗教都无关,真正的艺术就是世界本身,艺术是世界的语言,连星星都在歌唱,在艺术面前天地只是一颗微尘。
    浏览“缠中说禅”更多文章请点击进入 缠中说禅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