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遥远的救世主)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0日 阅读:268 次

你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豆豆的《遥远的救世主》

    1

    正月初七,天气不是很冷,天空还飘着零星雪花。冬季天短,虽然才傍晚6点钟,可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芮小丹下了班匆匆走出公安局,上了等在门口的本田轿车。下班时段路上车多,欧阳雪小心驶入车道,向高速公路驶去。

    欧阳雪说:“我带了几块蛋糕,天黑了,路上不敢停车吃饭。”

    芮小丹系上安全带,说:“亚文说了,到了北京她请客,晚饭一块儿吃了。”

    欧阳雪说:“带这么多钱开夜车去北京,我还是头一次,心里挺虚的。你说,要是路上真遇到歹徒,我该怎么办呢?”

    芮小丹说:“不慌就行,越慌越不知道怎么办。”

    欧阳雪问:“要是真遇上歹徒,你开枪了算不算犯错误?”

    芮小丹笑了笑,说:“这趟保镖是个警察职业的边缘问题,警察就不能有朋友了?就不能跟朋友出去办个事了?哪条法律规定警察的朋友就不受法律保护了?”

    欧阳雪说:“就是,警察的朋友也是人民群众的一员哪。”

    春节已过,下一个节日是正月十五,按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只有过了正月十五才算真正过完了大年,各行各业都还没有正式开工,所以高速公路上往来的车辆不多,道路两旁是黑沉沉的田野,一切都笼罩在浓浓的夜幕里。

    她们中途没有停车,也没有遇上歹徒,一路平安。经过近4个小时的行驶,进入北京市区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北京街头依然还沉浸在节日的五彩缤纷里,满街的大红灯笼处处预示着传统灯会的不日到来。

    汽车到了预先跟肖亚文约好的地方,芮小丹远远就看见肖亚文和一个女士站在一家尚未开张的精品服装店门前,她们旁边还站着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

    汽车在精品服装店门前停下,肖亚文迎上几步与下车的芮小丹相觑一笑打了招呼,然后与欧阳雪握手,热情地寒暄道:“欧阳,你好,你好!”

    欧阳雪也热情地说:“亚文!咱们在电话里聊过,今天终于见面了。”

    肖亚文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张静,这是小杨,杨晋忠。这是我大学同学芮小丹,这位就是要在北京开店的欧阳雪。”

    张静与芮小丹和欧阳雪分别握握手,然后说:“欧阳小姐,知道你们很忙,怕耽误你们时间,所以就赶在这儿见面了。亚文说你们要招个服务员,这是我舅舅的孩子,打小在四川农村长大,会开车,1994年在北京考的本子,给个体出租车干过一年,熟悉北京道路,基本符合你们要求的条件。我跟亚文在德语班的时候就认识,关系特好。我表弟人特老实,身体结实,从不多嘴多事,就知道干活儿,保证不会给你们惹麻烦。”

    欧阳雪问:“小杨以前都干过什么工作?”

    张静说:“小杨23岁,初中文化,来北京7年了,干过建筑工、个体出租车司机、饭店服务员,一直住在我父母家里,管得特别严。工资什么的都好说,你们觉得他干活儿值多少钱就给多少钱,需要他夜里值班就让他住店里,不需要值班就让他回家住,怎么都行。我了解亚文,不靠谱的事她不会张罗,家里也希望小杨能找个稍微稳定点的工作。”

    欧阳雪说:“亚文找的人知根知底,不会有问题。我们是打算在北京开个店,但是将来能不能做下去?能走多远?谁心里都没个谱,只怕耽误了小杨的前途。只要张小姐和小杨不嫌弃,这事就可以定了,什么时候上班我托亚文通知你们。”

    张静说:“那就太谢谢欧阳小姐了,谢谢!我知道你们时间很紧,就不打扰了。你看能不能另外抽个时间,咱们找个饭店坐坐。”

    欧阳雪说:“张小姐客气了,我们也是希望能找个知根知底的人,谈不上谁谢谁。咱们都得谢谢亚文,有她帮忙咱们才都合适了。”

    肖亚文看了看表,说:“都是朋友,不客气了。张姐,那边已经跟房东约好了10点半见面,没时间了,有话咱们以后再聊,今天就到这儿吧。”

    张静说:“好的,你们忙,我们先告辞了,有机会一定一起坐坐。”

    张静和小杨搭乘一辆出租车先走了。

    芮小丹对肖亚文说:“你路熟,你开吧。”

    肖亚文上了司机座位,芮小丹让欧阳雪坐在肖亚文旁边,以便她们谈事情,自己则坐在后排座位,三人朝跟房屋出租方约定的地点驶去。

    肖亚文说:“你们交代的事基本都办了,这是几家附近比较有信誉的代理公司和一份房屋租赁合同。”说着腾出手从排挡杆旁边的手袋里摸出几张纸递给欧阳雪。

    欧阳雪展开纸看了看,房屋租赁合同是两份,其中一份是房东与前任承租人的房屋租赁合同参考范本。新的房屋租赁合同条款更加详细,租赁期限3年,年租金24万,每年提前一个月预交全年房租。另外单独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四家代理公司的信息――

    北京信义工商注册代理公司电话地址

    北京惠雅迪财务代理事务所电话地址

    北京诚诚专利代理事务所电话地址

    北京欧华进出口代理公司电话地址

    欧阳雪收起代理公司名单,说:“谢谢,太麻烦你了。”

    肖亚文说:“嗨,可别说谢,都是些问路跑腿的事,本来就不是个事。”说完之后觉得表达不当,似有夸口之嫌,又笑道:“还好都不是个事,大事我也办不了哇。”

    欧阳雪说:“这些对我们可都是大事。”

    肖亚文说:“仓库我联系了几家,条件都还可以,就是远了点。仓库不比门面房,你们注册公司和装修房子都需要时间,我也就没急着定下来,还有时间找更合适的。门面房我觉得还可以,地理位置跟卖音响的比较扎堆儿。春节前那些天我下了班就逛音响店,看人家的房子是什么结构,每个房间都派什么用场,基本有这么个规律,展厅一到两间、小型周转库房一间、听音室一间、办公室和休息室各一间。”

    欧阳雪笑笑说:“我什么都不说了,再说又是套话。”

    肖亚文笑道:“还是说了,而且又多安了一句。”

    欧阳雪哈哈笑道:“真不说了,你脑子太快,我都不敢说话了。”

    说话间,汽车开到一条大街上。夜已深了,春节期间大街两边除了几家饭店和超市在营业外,很多商店还没有开始营业。欧阳雪留意观察,这是一个音响店比较集中的地方,不但有音响店,还有几家很有规模的音像商店。

    肖亚文靠路边停下车,说:“这条路也叫影音大街,看,路对面亮灯的那个59号房,就是这个门面房,以前是经营音像制品,牌子还在。现在离10点半还有十几分钟,咱们把这条街的环境从头看一遍,再看看相邻的一条街,了解一下这里的商业环境。”

    汽车低速行驶着,欧阳雪看到将要承租的店面左右两边不远处有一家“发烧音响行”和一家“创世极品影音”音响店,再往前走又有五六家诸如“家庭影院”和音响器材生产厂家专卖店之类的字号。拐进相邻的一条街,这条街上的音响商店更为集中,也更有规模,都是一些国内外的知名品牌,其中就有著名的乐圣音响专卖店和斯雷克音响专卖店。

    欧阳雪看着看着,她的神思在不知不觉中恍恍惚惚地飘到了王庙村,脑海里浮现出吴志明的媳妇那双裂着血口子的手和叶晓明那满头满身的锯末粉灰。看着这些一个个雄居一方的大品牌音响店,一时之间她怎么也不能把那些画面和这里联系起来,恍若是一个梦境。

    返回门面房时,欧阳雪说:“好,真是一头扎到音响堆儿里了。”

    肖亚文说:“如果房子也合适,就能签了。房租跟去年持平,已经谈到极限了。”

    肖亚文在店面门前停下车,旁边已经停着一辆深蓝色桑塔纳轿车,车边站着三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像是保护房东交易安全的人。肖亚文三人下车,这时从店里出来一男一女,都是40多岁,举止神态一看就是夫妻。

    肖亚文介绍道:“这是房东赵云哲先生,这是赵夫人,这是承租方欧阳雪小姐。”因为芮小丹与租房没有直接关系,为了突出欧阳雪的承租人身份,肖亚文没有介绍芮小丹。

    欧阳雪与房东夫妇握握手,大家进屋看房子。

    芮小丹进屋后问:“赵先生,门口站着的那三个是什么人?”

    赵云哲解释道:“都是自己人,怕交付房租的时候不安全。”

    芮小丹没再说什么。

    这套门面房分为一大四小五个房间,房子经过简单的装修,水、电、暖一应俱全,里面打扫得很干净,除了两张旧桌子和几把椅子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一目了然。邻街前厅并列的两扇卷闸门每扇都有4米宽,两扇大幅的玻璃门打开也有3米宽。

    大家一边看房子,房东赵云哲一边给欧阳雪介绍说:“这房子肖小姐已经反复看过好多遍了,开音响店没这么合适的。这儿的门脸儿可是不愁租啊,黄金地段,春节前就有好几个主儿盯上了,我看肖小姐知书达理的挺实在,不像个多事的人,你们也能接受预付全年房租的条件,就决定给你们了,房租一分钱没涨。”

    欧阳雪客气地说:“多谢赵先生和夫人照顾。房子挺合适,合同我也看了,如果没有其它问题,我们互验身份和房契就可以签合同付款了。”

    赵云哲说:“好的,好的。”说着示意夫人拿东西。

    赵夫人取下夹在腋下的挎包,从中拿出合同文本、身份证、户口簿、房产证及碳墨笔、印章、印油等东西,而赵云哲则打开手提的一个蓝色帆布提兜,原来里面装的是一台验钞机,他把验钞机放到桌上,接通墙壁上的插座电源。

    欧阳雪拿出包里的24万现金也放到桌上。

    这时,芮小丹对肖亚文说:“你们签合同付款,我到门口看看,趁这会儿给韩大哥打个电话,到了北京得给大哥请个安,再晚就打扰人家休息了。”

    芮小丹到门口向四周观察了一下,周围很平静,保护房东交易安全的三个壮汉还在桑塔纳轿车旁边守着。她拿出手机找出韩楚风的手机号码,很快拨通了。

    芮小丹说:“是韩大哥吗?我是小丹,打扰你休息了吧?”

    电话里,韩楚风意外而高兴地说:“小丹?你好,你好!没休息,刚散会,几个朋友正坐这儿闲扯呢。有什么事,你说。”

    芮小丹说:“没事。我刚到北京,给大哥打个电话,问个好,请个安。我和欧阳雪开车来的,凌晨四点还得赶回古城上班,这会儿先打个电话有礼了。”

    韩楚风赶忙说:“可不敢这么说,使不得,使不得!那你这趟来不是公务了,什么事非得赶这么急?需要帮忙吗?”

    芮小丹解释说:“元英他们要在北京开个音响店,托亚文找个门面房,这个地段的房子很难找,谈好了就得抓紧签合同,免得节外生枝。这儿没事,不需要帮忙。”

    韩楚风问:“你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合同签好了没有?”

    芮小丹说:“我在影音大街59号,合同正在签,签完了我们回亚文那儿休息。”

    韩楚风说:“现在刚十点多,时间还早呢。你们呆在那儿别动,我马上派人过去,咱们找个地方喝酒聊天,春节、十五一块儿过了。”

    芮小丹说:“大哥,这就不好了,这就让我打这个电话不自在了。”

    韩楚风在电话里笑道:“错了,本来挺自在,让你这一把握差点不自在了。”

    芮小丹稍稍迟疑了一下,顿解了韩楚风的意思,笑了笑说:“哦?给俺晋级了,谢大哥提拔。可是亚文已经说好了她请客,还是不合适。”

    韩楚风说:“亚文这都挺熟的,不拘这个,好吧?见面再聊了。”

    挂了电话,芮小丹回到店里,只见赵云哲和欧阳雪在一式两份的合同上分别签名、摁红手印,肖亚文看着赵夫人将一沓沓现金放入验钞机查验真伪和数目。签合同付款完毕,赵云哲将房门钥匙交给欧阳雪,把钱和验钞机收进帆布袋里。欧阳雪和肖亚文将赵云哲和赵夫人送出门去,大家握手道别,房东一行5人开车走了。

    肖亚文看房东的汽车走远了,问芮小丹:“给韩总打过电话了?”

    芮小丹说:“打了,韩大哥说一块儿聚餐,还说与亚文都挺熟的,不拘这个。”

    肖亚文停顿了一下,说:“噢,那就不拘吧。”

    欧阳雪没大注意这些细节,而是看着店门满意地说:“这门开得不错,宽哪,白天车停在门口,晚上直接开到店里,既安全方便,还省得花钱找车库了。”

    肖亚文说:“小车还行,大车进不去。”

    欧阳雪说:“送货的车就买辆十几万的面包车,晚上锁好停门口。”

    肖亚文笑笑说:“十几万的车丢了就不心疼了?”

    欧阳雪说:“当然心疼,疼死了,可那也比丢个一百多万的车好受点。”

    芮小丹看着她们爽快地笑,自己也想跟着她们笑,但却笑不出来,心里总有一缕不可言喻的不畅。上次她来北京,肖亚文到了车站又悄然走开了。这次她来北京,肖亚文想请朋友吃顿饭却欲做不能。尽管每个人的生活里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尴尬,但是肖亚文的两次尴尬毕竟都与她有关系,而她对此却既不能说什么,更不能做什么。

    这时,一辆奥迪轿车稳稳地开过来在店门口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子,礼貌地问道:“请问,是芮小丹小姐吗?”

    芮小丹说:“是我。”

    女子上前一步与芮小丹握握手,说:“你好!我姓周,是韩总的办公室秘书,韩总在老庄稼汉烩菜馆订了位子,让我来接各位。”

    于是,芮小丹她们熄灯锁门,跟随周秘书的车前去老庄稼汉烩菜馆。

    2

    冬天的夜里11点已经算是深夜了,老庄稼汉烩菜馆的店里店外仍然是灯火通明。周秘书和欧阳雪停好车,大家步入熙熙攘攘的大餐厅。韩楚风、李志江、马经理和司机小赵已经先一步到了,看见她们进来了便起身相迎。

    大家一番握手礼让,落座。

    老庄稼汉烩菜馆以经营豫北农村的烩菜为主,这里既没有路边小店的过分简陋,也没有商务宴请饭店的极度奢华,特别适合于家庭聚餐或朋友宴请。一尺多直径的陶瓷大盆架在餐桌的慢火上,(又鸟)鸭鱼肉、粉条豆腐以及萝卜白菜一起入盆煨炖,不讲刀功,不讲造型,更不讲菜品的尊贵寓意,就讲一个好吃实惠。

    服务员递上菜谱,韩楚风接过菜谱放到一边,根本不用看就点菜:“来个不放辣椒的大盆大杂烩菜,上几个农家小炒,一瓶五粮液,一瓶白葡萄,再来几个杏仁露和可乐。要8个中碗的杂面条,现在不下,什么时候下面再通知你。”

    服务员记好菜单离开了。

    韩楚风点上一支烟,说:“你们之间有的还不认识,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和元英的朋友李志江,志江古玩店经理。这是芮小丹,古城公安局刑警。这位是欧阳雪,古城维纳斯酒店经理,也是即将开业的北京格律诗音响公司董事长,虽然我们没见过面,但是在格律诗公司融资的事上有过合作。这位是正天大厦的马总……”

    因为韩楚风强调了李志江是丁元英的朋友,芮小丹起身与李志江握握手。其他人则是相互点头一笑,表示礼貌。

    介绍了在坐的宾客,韩楚风为舒缓大家的陌生感,找了个话题说:“这家的杂面条是个绝活儿,单锅炝锅,单锅下面,放上当年晒干的红薯叶,全北京就这儿一碗。”

    马经理说:“红薯叶每年只有一季,据老板说为了供应这个餐馆,全村家家户户都晒红薯叶,挑嫩叶子采,淘洗干净,大火烫熟捞出,这才能晾晒。”

    李志江笑着说:“你照这法子开个店试试,准关门。”

    马经理说:“那当然,真秘籍秘法传了,老板锅里汤就少了。”

    说话间,大盆烩菜和酒水陆续上桌了。

    大家倒上酒水,韩楚风端起酒杯说:“今天机缘巧合大家聚在一起,很高兴。欧阳雪她们刚刚租下了门面房,咱们就为欧阳雪的音响公司早日开业,干一杯!”

    大家一起举杯,有的是白酒,有的是饮料。

    韩楚风对肖亚文说:“欧阳雪他们对北京不熟悉,不管他们请你帮什么忙,有为难的地方言语一声,不定谁能伸把手呢。”

    肖亚文笑着说:“他们就是找个店面、租个仓库,再打听几个正经的代理公司,都是些跑跑腿就能办的事。真有为难的事他们不找我,我也办不了。”

    韩楚风问了一句:“租仓库?店里没库房吗?”

    肖亚文说:“有,真想挤能挤出来两间,店里货物周转足够了。可丁总要的是150至200平方米的库房,特别要求防火、防盗、防潮,那就不是短期周转的普通货物了。”

    韩楚风对丁元英的意图了解一些,马上想到那仓库是用于储存音箱的地方。一对音箱的成本可以用两对乐圣旗舰的成本推算,至少也得3000多元,几百对音箱就是一两百万,确实不是短期周转的普通货物,也确实需要对防火、防盗、防潮有特殊要求。

    于是韩楚风问:“你找的仓库在什么地方?”

    肖亚文说:“联系了几家,条件还可以,就是远了点,还没最后定下来。欧阳他们离开业还有段时间,开了业也不一定马上就用仓库,我再多找几家看看。”

    韩楚风手一挥说:“这点事你不用跑了,找马总,交租金就行。”

    肖亚文说:“这个我没想,也不能去。如果用马总的仓库,丁总一个电话就行了,不会从我这儿绕个圈子。丁总既然差我,想必是这点小事不值得惊扰马总。”

    马经理说:“哪里,哪里,谈不上惊扰。”

    李志江笑着说:“我要是元英也不找你,到哪儿花钱都能办的事,干吗落你个人情?”

    马经理说:“这话说的,那就是元英想落亚文个人情了?”

    韩楚风说:“差矣,亚文和小丹的关系根本谈不上人情。”

    马经理说:“那就是元英见外了,回头我打电话批评他。”然后对肖亚文说:“正天大厦的负一层和负二层都是仓库区,大部分服务于进场的商户,一部分租给大厦周围有背景关系的商户,虽然租金贵点,可还都打破了头往里挤。正天大厦的仓库不是简单的租房子,而是有专门管理,保安、消防、通风都有保障,就像银行出租的保管箱,不用你派人守着,车辆一脚油门到库房,进出货物特别方便。”

    肖亚文说:“行,这两天我就去正天大厦联系。谢谢马总。”

    马经理说:“千万别提谢,一提我跟元英和韩总都生分了。”

    韩楚风招呼大家说:“都别闲着,吃菜。”

    吃了一通烩菜,喝了几轮酒水,肖亚文放下筷子说:“韩总,今天大家都很高兴,我也有几句话想说说,说得不好请韩总指正。”

    韩楚风说:“喝酒聊天,扯到哪儿算哪儿,你说。”

    肖亚文说:“记得有一次丁总请韩总吃饭的时候酒桌上闲聊,我问丁总,为人处事怎么才能做到恰到好处?丁总说,恰到好处是‘正好’,‘正好’是假的,不是究竟本来,是假的就立不住。我不懂,就问他是什么究竟本来?他说‘一切’。我还是不懂,就说你就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丁总说了一句话:随缘惜缘不攀缘。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也听懂了,我一直记着。”

    韩楚风点点头说:“是有这么回事。”

    肖亚文说:“上次小丹来北京,我请假去车站接她,老远就看见韩总了,小赵站在旁边举着一块牌子。我知道,当时我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攀缘,我就去上班了。今天机缘巧合,有幸跟大家坐在一起,本来是我请朋友吃饭,可转眼之间我就成了跟朋友混吃的一双筷子。如果是随缘惜缘的本来,我希望韩总能给我一个请朋友吃顿饭的机会。”

    韩楚风感慨地轻轻一拍桌子,说:“没有如果,本来就是。今天你买单了。”

    李志江点点头说:“就是啊,如果是楚风买单,除了小丹,在坐的都是多出的筷子。如果是亚文买单,桌上找不出一双多余的筷子。”

    芮小丹微微一笑,心里的那缕不可言喻的不畅顿时烟消云散了。

    3

    吃过晚饭已经是午夜12点多了,大家在老庄稼汉烩菜馆门口道别,芮小丹3人开车去肖亚文的住处。午夜的北京从沸腾中沉静下来,然而灯火辉煌的饭店、酒吧依然吸引着喜欢夜生活的人们,一路上不时能看到生活依旧在午夜律动。午夜的马路显得很宽、很美,漫天飞舞的细小雪花在灯光的照射下晶莹闪亮,别有一种风情。

    来到一个叫“都市新村”的住宅小区,肖亚文在26号楼下找个泊位停好车,三人乘电梯到了18楼,肖亚文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刚一进门暖融融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让人感觉放松、舒服。这是一间大约30平方米的小套型公寓住宅,线条简洁的装修起到了沿展空间的作用,除了电脑、电视和几件必需的家具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房子虽小却能让人感到温馨、恬静。

    三个人进屋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屋里只有两双棉拖鞋,肖亚文让欧阳雪和芮小丹穿了,自己去卫生间拿了一双塑料拖鞋换上。

    肖亚文到卧室从床体的箱子里拿出一条新被子和一条毛毯,说:“你们两个睡床,一人一条被子。我睡沙发,盖一条毛毯。这儿的暖气还可以,不冷。”

    芮小丹说:“再过两个多小时就得动身了,难得见个面,说说话。”

    肖亚文一边铺床一边说:“好哇,呆会儿我去煮咖啡,谁困了谁就先睡会儿。”

    欧阳雪说:“小丹得睡会儿,我到家就没事了,她回去还得上一天班,上了高速公路也得她开车,我的技术跑高速路不行,这天还飘着雪花,路况也不好。”

    肖亚文说:“就是,得让小丹睡会儿。我跟小丹也没什么可聊的,太了解了。咱们俩那年就为古城租房的事通过几次电话,一直没机会坐一块儿聊聊。”

    芮小丹一笑说:“这显得我娇气,把你们赶到客厅,自己霸占一张大床。可我真不困,躺床上也睡不着。”

    欧阳雪说:“那也得睡。”

    肖亚文说:“刑警哪个不是能熬能睡?你早锻炼出来了,躺下就睡着。”

    芮小丹仰身倒在柔软的床上,说:“好,我睡睡试试。”

    铺好床,欧阳雪和肖亚文从卧室出来,关上门到客厅。

    肖亚文将咖啡壶、咖啡豆、咖啡杯、咖啡勺、方糖等全套东西摆到茶几上,倒上水、接通加热电源,熟练地按煮咖啡的程序操作。

    欧阳雪说:“白领女人跟普通女人就是不一样,生活讲究个情调、品位。”

    肖亚文笑道:“不是品位,是省钱。平时我自己舍不得喝,都是有同事、朋友来的时候才煮点,咖啡馆太贵,请不起,省点钱还得紧着交房租呢。我这儿的房子太小了,来个朋友连个睡的地方都没有,委屈你们了。”

    欧阳雪打量着房子,说:“房子不错,一个人住很舒服。”

    肖亚文说:“就这么巴掌点地方,工资的一半都得填给它。”

    欧阳雪问:“你是哪儿的人?”

    肖亚文说:“小丹没告诉你这个?我家在武汉,考到北京了,大学毕业没回去,一直在北京漂着。家里我最小,又是女孩儿,没人指望我,走哪儿算哪儿。”

    欧阳雪问:“那年你去法兰克福找小丹,怎么没留在德国发展呢?”

    肖亚文笑笑说:“我那是工作签证,跟小丹的不一样,过期就作废了。我学德语的时候是想去德国,毕竟小丹母亲在德国,从经济担保、食宿、工作各方面都能有个照应。可等我德语学成了,也改主意了。”

    欧阳雪问:“为什么?”

    肖亚文说:“德国的移民法不比从前了,特别苛刻。先别说我能不能过去,就是去了又能怎么样?只有留学居留这一条路,拿了学位还是得回来打工。也许嫁个有德国国籍的男人是条路,可为个居留身份我得把自己卖了,这还有意义吗?既然怎么都是打工,就不如早打工早攒钱,等有条件了自己开个公司,自己给自己解放了。”

    欧阳雪说:“小丹你知道,嘴严,不大说跟当时无关的事。以前我对你不了解,今天在酒桌上看你跟韩总说那些话,特别让我佩服,一点不端着。”

    肖亚文一笑说:“手里空空的,拿什么端呢?”

    咖啡壶的温度到了沸点,肖亚文把两只杯子放上咖啡伴侣和方糖,冲上咖啡,顿时屋里弥漫着诱人的咖啡浓香,而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芮小丹走了出来。

    欧阳雪问:“你怎么出来了?不睡啦?”

    芮小丹说:“睡不着,闻见香味就出来了。”

    肖亚文又拿出一个杯子,给芮小丹冲了一杯咖啡。芮小丹不在场的时候,肖亚文与欧阳雪毕竟还有一点拘谨。芮小丹一来,气氛顿时就轻松了。

    肖亚文喝了一口咖啡,问:“欧阳,你比我大两岁吧?”

    欧阳雪笑道:“今年29了,是周岁,不敢说虚岁啦。”

    肖亚文问:“那怎么到现在还没成家呢?”

    欧阳雪说:“你不是也没嫁出去嘛。”

    肖亚文说:“我呀?我在等那个能把我糊弄住的人呢。”

    欧阳雪问:“怎么这么说呢?”

    肖亚文说:“只有对我有意思的人才会来糊弄我,不能糊弄住我的人我不会上当。男女那点感情的事从古到今有几个是真的?能糊弄住就权当是真的了。”

    欧阳雪笑了,说:“我估计你是嫁不出去了。”

    肖亚文问:“那你呢?”

    欧阳雪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自己挣衣挣饭了,就不用卖自己了。”

    肖亚文说:“也不全是穿衣吃饭,还是有个感情问题。”

    欧阳雪说:“你都说了,有点感情基本上也是假的。我虽然没多少文化,可婚姻那点事我还是想明白了。亲爹亲娘都靠不住,人家男人凭什么要养活女人?就是因为女人能让男人那个。我看过那种片子,男的使劲,女的叫唤,女人跟男人讨点吃穿还真不容易。女人为什么害怕第三者插足?就是因为她的那东西无效了,人家的那东西有效了,那东西得有效才能当吃当喝。婚姻有什么用?能离婚就没用,有用的就是分男人点财产。”

    肖亚文放下杯子说:“姐姐,高见哪!”

    欧阳雪说:“我一想到嫁个男人在我身上翻来滚去,还得吃我的、喝我的,我心里就受不了。”

    肖亚文笑道:“这个嘛,你得问小丹哪,她有经验。”

    芮小丹说:“你们说话我一句没敢插嘴,别把我搀和进去。”

    欧阳雪说:“就你有经验,不问你问谁?”

    芮小丹说:“你那还是嫁汉吃饭的观念,你认为男人靠不住,也不想为孤独去冒生存风险,吃饭毕竟比上床重要。当女人不需要通过支付性去换取生活资料的时候,当男人不需要支付生活资料而征服女人的时候,那时候你就愿意上床了。”

    欧阳雪说:“那时候就不用上床了。”

    芮小丹问:“为什么?”

    欧阳雪说:“早过更年期啦。”

    三人哈哈一阵大笑。

    肖亚文说:“说到男女之事,我有个拆文解字的段子,正宗亚文版本,又分贬义版和褒义版,且绝无分号。今天高兴,给你们表一段。”

    芮小丹还没听就先忍不住笑了,说:“亚文虽是大家闺秀,可黄段子堪称一绝。”

    肖亚文拿起咖啡伴侣瓶子,像说书先生一样拍了一下醒木,说:“奸字,女字旁加一个干字。奸者,污秽也。干女为奸,女干亦为奸。”

    三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肖亚文又拍了一下咖啡伴侣醒木说:“刚才是贬义版,现在说褒义版。歌字,哥字旁加一个欠字。歌者,情之声也。欠哥之声为歌,哥欠之声亦为歌。”

    芮小丹和欧阳雪笑得直不起腰来,芮小丹一边笑一边说:“这段子太黄了,你可是警官大学的高才生,一肚子学问全用在这儿了。”

    肖亚文说:“那就给你们来个高雅的,绝对真实版。你们见过丁总骂人没有?我肯定你们没见过,但是我就见过一次。丁总骂人,那才真正是堪称一绝。”

    欧阳雪说:“大哥也会骂人?”

    肖亚文说:“有一次丁总遇见一个多年不见的熟人,这人就请丁总吃饭。这人原是学理工的,后来改行作音乐评论人,满腮胡子,头发老长,扎个马尾巴,手腕戴个珠镯子,就是那种一看就有文化气质的扮相。席间这人不停地高谈阔论,谈艺术,谈音乐,极力想给丁总一个高雅脱俗的印象,连我都看出来了。丁总听着,很少说句话,直到散席在餐馆门口道别的时候,丁总给他留联系电话,出问题了。”

    肖亚文喝了一口咖啡润润嗓子,接着说:“丁总没名片,我就拿出记事本写号码,丁总说一个我就记一个,从手机到座机,从北京到柏林,从司机到助理,留了7个电话,写满了3页,那个臭显的俗啊,浑身洋溢着暴发户的小家子气,那人都等得不耐烦了,终于带着一脸的轻蔑逃走了。我想来想去不明白,就问丁总,我说:丁总,咱有那么俗吗?丁总说了一句话,差点没让我从车里掉下来。”

    欧阳雪急切地问:“什么话?”

    肖亚文说:“丁总说,那样他就高雅了。”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