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遥远的救世主)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0日 阅读:108 次

你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豆豆的《遥远的救世主》

    1

    深圳乐圣音响公司的生产基地地处深圳工业园区,距公司总部所在地9公里,由扬声器生产线、音箱生产线、音响技术研究所和职工食堂、宿舍四部分组成,生产区与生活区仅一墙之隔,大多数员工都是来自四川、安徽、河南的打工妹。由于格律诗事件导致停产,厂区内一片冷清,只能看到保安巡视的身影。

    乐圣公司音响技术研究所设在扬声器生产车间的顶楼,此时林雨峰和赵青正在消音室里看音响技术人员测试一款尚在研发中的顶级闺房音箱。所谓“闺房音箱”,顾名思义就是特别针对大家闺秀生活品味和女性审美的音箱,外观设计小巧、精致、华贵,音质上不追求恢弘震撼,而是追求纯净、淡雅、飘逸。

    一曲《遗落在塞纳河的梦》正在播放,赵青的手机响了,这在此时的消音室里无疑是一种噪音,他马上走出去到室外接听电话,消音室里的人继续测试音箱。

    一曲终了,一名工程师说:“仪器测试指标不错,听感上好像缓冲还欠一点,还是显得有点直白,不够含蓄。”

    林雨峰尽管面临着停产、诉讼这些烦心的事,但他毕竟是在商海里摔打出来的人,已经习惯了商业圈里的磕磕碰碰,找不到那种大喜大悲的感觉了。今天他的心情不错,听完了工程师的音质评价之后,说:“中高频没根,站不住。这不像喇叭的问题,是容积不够,箱壁太薄也是个原因。现在是呆而不厚,飘而不逸。”

    另一位年轻的箱体设计员问:“董事长,我这款红色木纹弧度板还可以吧?”

    林雨峰没有正面回答可不可以,而是笑了笑说:“这外观设计你得掌握一个法则,给女人的东西你得突出没文化的文化、没品位的品位,就是彰显、说明她有文化品位。给男人的东西呢,你就得突出不流俗的俗,得有嚼头。”

    年轻的技术员佩服地说:“董事长,您这是美学的哲学呀。”

    林雨峰随之一句:“拍马屁,当心我给你小鞋穿。”

    技术员说:“我知道,女人得突出张扬、抢眼。”

    这时,刚接完电话的赵青走进来,说:“董事长,有点情况。”

    林雨峰随赵青出了消音室,走到十几米外的走廊玻璃窗下停住。

    赵青说:“格律诗公司来人了,一个是董事长欧阳雪,一个是总经理叶晓明,现在就在接待室,方秘书正接待他们。他们是昨天上午接到的起诉书,来谈和。”

    林雨峰微微一怔,格律诗公司仅在接到起诉书的第二天就赶到深圳求和,这已经到了失态的程度,他不乏轻蔑地说:“这么快?”

    赵青会意地一笑,说:“格律诗希望庭外调解,开出个大概价码,可以按商业摩擦的不愉快道歉,拿出10万元做为道歉礼金。”

    林雨峰说:“10万?买根棒棒糖合适了,丁先生也不嫌寒碜。”

    赵青问:“怎么答复?”

    林雨峰说:“这还用考虑?送上门的机会,得作作秀。”他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下午3点15分,然后略微思索了一下,接着说:“你先去应酬一下,约定明天上午9点双方代表在公司会议室正式谈判,然后去找几家媒体,明天现场采访庭外调解情况。通知公关部准备几份合适的礼品,给记者每人送一份。”

    赵青有些疑惑地说:“格律诗这不是不打自招吗?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圈套?”

    林雨峰说:“有圈套也得接招儿,难道他们登门道歉还能证明咱们理亏不成?就算是商业摩擦,擦伤的医疗费也得付嘛。”

    赵青说:“论损失,就是把格律诗通吃了也不够填窟窿。10万元,差距太大了,根本没有可谈的平台,他们是真不知道还是故做姿态?

    林雨峰说:“怎么都肉麻,所以作作秀打发他们回去。”

    决定了这件应对格律诗公司求和的事,赵青马上去布置工作了,林雨峰又回到消音室继续与音响技术人员讨论关于闺房音箱的产品开发问题。

    2

    欧阳雪从小到大很少离开过古城,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北京,是为了考察、借鉴特色餐馆的经营模式。这次来深圳她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住星级酒店。或许她不乏这种消费的经济能力,却实实在在没有萌生过这种消费的念头。

    在这座以淘金、圆梦和现代感闻名的城市里,她觉得每个人都是那样行色匆匆,每双眼睛都充满了寻寻觅觅,很难说清那究竟是一种自信的活力还是一种生存的焦虑,这让她庆幸自己有一份可以驾轻就熟的营生,从而享受一份近乎奢侈的从容。

    例行了与乐圣公司的预备接洽,双方约定明天上午9点在乐圣公司总部会议室举行正式谈判,欧阳雪和叶晓明乘出租车离开乐圣公司返回入住的粤秀园酒店。这是一家位于商业区的三星级酒店,叶晓明的房间在6楼,而欧阳雪的房间则开在了12楼。

    出租车到了粤秀园酒店,两人下车,欧阳雪并没有进酒店的意思,只是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问道:“叶总,快到晚饭时间了,你怎么安排?”

    这个“你”怎么安排显然是表示“我”已经有安排,叶晓明自然明白,说:“晚上我随便吃点什么,你要有事你去忙,我得再准备准备明天的谈判。”

    欧阳雪说:“谈判的事我一点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次难得来趟深圳,来之前我在网上查了几家特色餐馆,想去看看。”

    叶晓明说:“行,你忙,我先上去了。”

    叶晓明回酒店,欧阳雪在酒店门口要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刚刚起步,司机问道:“小姐,您去哪里?”

    欧阳雪说:“赣菜酒家。”

    出租车行驶了不到20分钟来到赣菜酒家,餐馆门前停满了汽车,欧阳雪在离餐馆还有30多米远的地方下了车,走到近前一看,赣菜酒家的门面右侧一字排开摆着3口两米多高的大瓦缸,一看便知是以江西的瓦罐煨汤为招牌菜的餐馆,从门面的装饰到餐厅里的桌椅餐具都体现着正宗的江西民间习俗。网上的文章里介绍说,赣菜酒家的原料都是每天从江西空运过来,以保证赣菜风味的纯正。

    欧阳雪在餐厅选了一个位子坐下,要了一个瓦罐煨汤,一个赣南荷香卤肉,主食要了一个南昌炒米粉。其实她不是为了吃什么,是以一个就餐的理由呆在这里,观察别人的经营理念和服务特点,大到就餐环境的创意,小到服务员的每个动作细节。她认定自己除了开餐馆什么都不会干,所以对餐饮业心存一种特殊的感情,或者说是感恩。这个行业允许她可以从摆地摊卖馄饨到开面馆、开酒店,允许她从一个很低的门槛逐渐发展。

    她尝了一口瓦罐煨汤,味道鲜香淳厚,确实不错,比起古城那几家所谓的瓦罐煨汤似有天壤之别。她一边慢慢悠悠地就餐,一边细心四处观察,过了20多分钟没喝几口汤,也没吃几口菜。她不敢吃饱了,得留点肚子应付下几家餐馆。

    然而,她却在不知不觉中走神了,毕竟她是格律诗公司的董事长,毕竟格律诗公司出了大事,毕竟她是来深圳与乐圣公司谈判的。

    尽管她对“求和”的成败与否并不关心,因为那不是她可以关心的事,她从加入公司的动机和条件就已经决定了这一点。但是求和成败以外的事却不能不让她有所思考,一种隐隐的预感不时地从她心底渗透出来,这种预感告诉她,丁元英与叶、冯、刘三人已经走不了多远了,一个明显的迹象是,他们已经完全排斥了丁元英。这就意味着,她与这三位股东也走不了多远了,因为丁元英是她的股权代理人。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叶晓明接到起诉书后既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丁元英,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她,而是先与冯世杰和刘冰商量出一致意见之后才来通知她这个所谓的董事长。

    她在想,按照叶、冯、刘三人的逻辑,这场官司只要打起来,打赢打输都是死,惟一的出路就是避免诉讼发生。那么,如果这次求和不成呢?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3

    第二天上午8点50分,叶晓明和欧阳雪如约来到乐圣公司总部,在乐圣公司公关部经理的引领下步入会议室。一进门,叶晓明和欧阳雪都同时怔住了――会议室里不仅有乐圣公司的谈判代表,还有几家媒体记者,记者的人数远远超过了谈判代表的人数。几道令人眩晕的镁光灯闪烁之后,叶晓明和欧阳雪入坐谈判席。

    乐圣公司的谈判代表是董事长林雨峰和总经理赵青,职位规格和代表人数与格律诗公司一样,这给人一种诚恳和谦卑的印象,充分显示出乐圣公司作为东道主和强势一方对于一个小公司的尊重。林雨峰和赵青都是经常出入商业场面的人,对于摄像机、闪光灯和麦克风之类的东西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举止和神态都是那样从容、得体。

    叶晓明和欧阳雪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面对着摄像机和麦克风,谈判还没开始就已经背负了谈判主题之外的心理压力。或许是由于期望值和关注程度的不同,叶晓明的神态显得更局促一些,而欧阳雪在紧张之中则更有一种懊悔和愠怒。

    欧阳雪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赵总,请这么多记者是什么意思?”

    赵青平静地解释道:“这场诉讼是中国音响业第一例反不正当竞争案,在社会和媒体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业内人士和音响发烧友更为关注,这很正常。”

    林雨峰一点没有音响界风云人物的架子,客气地说:“欧阳小姐、叶先生,欢迎你们能到本公司来,我们开始吧。”

    叶晓明没想到林雨峰会参加谈判,那是一个传奇人物,一个让他无法触摸的高度,而现在他是以对手的身份与这个人平等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无论谈判结果如何,这对于叶晓明而言无疑都成为了一种标志。

    叶晓明拘谨而恳切地将他事先准备好的开场白讲了出来,说道:“林先生,做为普通发烧友和乐圣品牌的前代理商,我对您和乐圣公司都非常敬仰,首先我要感谢乐圣公司曾经对雅风音响行和格律诗公司的支持,谢谢!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客观上已经造成了我们两家公司的摩擦,我对本公司的过失感到不安,对贵公司表示道歉并愿意做出适当补偿。”

    赵青说:“敬仰一词于林董事长和本公司都不敢担当,请叶总收回。我注意到叶总的谈话里用了‘我’、‘过失’和‘补偿’三个词,我们认为,我们是同格律诗公司谈判,而不是您个人。如果贵公司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当竞争,那就谈不上道歉和补偿。如果贵公司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当竞争,那就不是补偿的性质,是损害赔偿的性质。我们可以接受道歉和赔偿,但是我们不能接受不明不白的道歉和赔偿。”

    叶晓明懊悔不已,他的发言本来是要用“我们”二字,一紧张把“们”字漏掉了,这就成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笑话。他想解释一下漏掉的“们”字,却又怕越描越黑,也许还不如忽略过去得体。更让他无以应对的是,对方一下就将问题推到了非此即彼的极端,此也不是,彼也不是,一点不留回旋的余地。

    叶晓明只能选择沉默。

    赵青平静地说:“好,我们先搁置争议,继续讨论下面的问题。我们先假定‘补偿’这个词的含义不确定,那么贵公司准备怎么量化这个补偿呢?”

    叶晓明答道:“10万,这是我们所能承受的极限。”

    赵青淡淡一笑,说:“叶先生,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们也寄希望于谈判,但是我们不能忽略谈判平台的承载力。我们很遗憾,彼此距离太大了,大到使我们提出谈判条件成为无意义。因此,我们有些认识上的偏差还需要由法律去矫正。”

    赵青的话就等于宣布:谈判破裂。

    叶晓明在心里暗暗自语:这事是哈巴狗扎了个狼架势,现在真被人家当狼打了。他为这次谈判做了一些准备,比如怎样致开场白营造积极基调,怎样通过对方的身体语言获得各种信息,怎样避免陷入僵局……然而眼前的一幕告诉他,他的准备纯属多余。

    欧阳雪觉得自己坐在那儿就像一个被人愚弄的小丑,这时她才意识到同意“求和”是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想到大哥当初为什么找她用一个空头名字,就是为了控股权、决策权和否决权。如果是人人都能看明白的事,那就不需要请高人了。大哥在决策之前预见不到这场诉讼吗?不可能。大哥从一年前就开始为音响展示会储备音箱,一定有他的考虑。现在死与不死只是叶、冯、刘三人和乐圣公司的判断,至少大哥还没判断。

    即便是死,既然求和与不求和的结果都是死,那又何必这么窝窝囊囊地死?临死前喊两句口号好歹也是个气节。

    欧阳雪把目光落在了乐圣公司的最高权力人物林雨峰身上,镇定地说:“林先生,你们的观点是出于肯定能打赢这场官司,我认为不一定。想想看,如果你们败诉了呢?那么现在的谈判对你们就有价值。”

    “败诉?”林雨峰自语了一句,从容地站起来,从容地走到窗前指了指窗户,以绅士的语调和做派说了一句不太绅士的话:“如果公理都不在了,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紧随林雨峰的是记者的摄像机镜头、闪光灯和麦克风,音响界风云人物语出惊人,而谁都知道林雨峰所指的“这儿”是巴比伦大厦9楼的窗户。

    林雨峰一语锁定了这场作秀的谈判。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