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想说的话:给现在、未来的人类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5日 阅读:94 次

 

这次的病,说实话,并不是本ID预计中的事情。本ID又没有神通,不过平凡人一个,只是一个永远只愿意站立的人,而且希望探索、展示人的所有潜能、可能的人。

 

曾经说过,只要一切顺利,40岁以后,本ID会为文化的建构贡献点力量,当然,真实的本ID与虚拟的本ID就会对应起来。所以,本ID这些经历,都在真实地记录着,以后,就成了本ID真实传记的一部分了。

 

40岁以后,人才会真正而立。本ID并非好为人师,只是看到很多现象、理论都过于荒谬,而知识是全人类的,本ID有不同的见解,当然可以提供出来。

 

本ID从来只觉得自己说的不过是一家之言,言、行合一,本ID将自己的生命记录下来,也是言的一部分。

 

证,一切必须如此。人,生而受骗中,你的文化、生存前提都构成你生命系统的所谓公理。而公理,往往就是骗局。

 

人生,真要活明白,前面30、40年,都要破这骗局,当然,有历史以来,真能办到这事的人,估计也没几个。绝大多数的人,不过在受骗中终其一生。

 

现代人,更是如此。我们不过首先都是耳食之辈,最终选择了一种信的东西,然后如抽鸦片一样一生了。

 

绝大多数的人,循规蹈矩地一生;而风云际会之时,又有所谓英雄、革命;这构成历史。有些人,希望穿越人的阶梯,因此而有了修行。

 

如果人只是人,那么,人如何去安顿只不过是一个审美问题;如果人还有穿越的可能,那么,人,就是一个真实的生命实践。

 

在这两种选择,第一种是绝大多数的选择,因此,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因为自己的审美标准而活的,也就是他们放弃了上下的寻求,毕竟那是一个极端痛苦的、极端无解的游戏。

 

而最恶劣者,就是那种号称自己亲证了人可以穿越,然后骗取真实生活中实际利益的把戏。

 

历史的绝大部分,由各种级别的忽悠构成。忽悠包括口号、宗教、理论等等等等。

 

当然,人类文化的很大部分,都审美地利用了修行者的实践。例如,禅宗化的文化,如果没有这种审美的利用,中国文化的很大部分都失去光彩。

 

但这种利用,将真正的实证变成了一种人类化的审美,将无数修行者用生命磨出的血痕变成修饰自我所谓修养的线条,而这不过又成了另一骗局。

 

以后的人类,应该清醒地告诉自己的后代,这样教育他们。首先,我们是人,我们拥有的文化、生命只是一个人的公理化系统,这个系统之外有什么,这需要每个人自己的生命去穿越。

 

告诉每个成为人的人,例如,在大学的第一堂课里,你的人生,只可能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审美化地,这包括经济动物式、革命式到逍遥天地式各种活法,但这都是人的审美式生存;另一种,穿越人的公理系统的实践,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选择。

 

当然,既然为人,就要负起人的责任。本ID现在所作,连法布施都算不上,只是在世间法的公理系统里,把自己的一点实验结果进行现场展示。

 

这个展示,完全可以精确地记录其真实。如果有兴趣的,可以记录下一个本ID的活动变化,就是明天本ID要出中医院,到外面走走,以后当真实的本ID对应之时,可以来查医院的记录。

 

本ID是以数学的严谨对待这次实验。

 

还可以告诉一个以及记录的记录,打了两支1800元进口的增白针,白细胞从1000到1400,然后两支到2900,本ID借了这两天四支针的力量,第三天早上能坐起来,进入最勉强的打坐状态,把全身勉强通了一遍,主要是把脊梁的管道疏通了一下,第三天又一支后,结果是12000;所以本ID现在已经可以写这么长的文章。

 

本ID的生命操作游戏当然还没有成功,当然还有失败的可能,如果失败了,在失败的最后一刻,本ID会公开真实的身份,这样,一个完美的生命记录可以给后人以经验。

 

不过,万一失败了,本ID很多已经成型的东西都不能写下来了。但本ID的观点是,如果连生命实验游戏都玩不起,那么,这人所认知的理论,也不过是现在众多垃圾理论里的一种,少了就少了,没什么可惜的。

 

这次一个最大的惊喜,大概也是以前还有些善缘,本ID的亲弟对中医的理解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帮了本ID的大忙。前面,本ID说三碗汤就把本ID调过来就是他的作为,毕竟,这需要人去干,而能干的人,世上又有几个。当然,在大的方面,他还有所不足,但在具体用药方面,至少他的起始点是对的,药就应该这样用,而不能像现在绝大多数的中医,现在的不过用的是死药。

 

在中医方面,本ID是视角特高,但没什么机会实践,总不能到街上抓个人回来实践吧;他原来暗地N年,让本ID很大惊喜,不过他的志向不在悬壶,属于道家一类疏懒之人。

 

所以,如果这次本ID失败了,对中医,也可以增加一个问号。

 

本ID现在是以科学实验的态度来写这些东西。

 

实验报告分段总结,该写的应该都写了,到此按暂停。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