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画廊1:爱、自由、愤怒。

发布时间:2008年02月13日 阅读:101 次

世界和谐,那么我们就粗暴吧,否则世界就太不和谐了。本ID觉得以前在博客里的语言都太过温柔,太过和谐,而这样的语言,是世界不了世界的。所以,以后,该粗暴的时候还是要粗暴,语言本来就是人类对世界的暴力。   现在,博客里的人太多了,好象快2000万的点击,希望一些粗暴的语言能让人少点。   本ID的爱好太多,在中文方面,本ID最大的希望是把古典的诗歌传统拓展到所有现代的任何领域,还有一个,就是希望证明,五四以来的白话诗之所以最终走入死胡同,不是白话本身的问题,而是写诗的人都是草间虫鸣之辈,白话文确实是一个最烂的文字系统,但思想的表达,是可以超越这一切的。   春节时,闲着无聊把一些最重要的白话诗人的全集或选集都浏览了一遍,当然,里面还是有可以的东西的,就像最差的面首一生还能自发地有几次象样的高潮,但所有这些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自己的声音,他们的声音,都不过是被西方或他们其他爸爸搞烂玩意的复制。   这本不是特想玩的游戏,但既然有了玩的想法,就玩吧,莎士比亚给英文留下了N多的十四行,那就本ID也莎士比亚一把,也给白话文留点十四行,希望N年时间能完成。   为什么是十四行,这好歹是格律体,本ID鄙视所有只会写非格律体的垃圾,如此而已。   爱之十四行   缠中说禅   吾爱,弃我荒凉于繁华。 丢了太阳的天空,喷血流霞。 所有的风,都只在风中燃烧。 星河擦亮星河,黄沙点燃黄沙。   星光如坟,种满岁月的山脉。 大地的掌纹,夏日最后的黄飘带, 你是所有日子中最静穆的村庄, 无比绚烂,恰似我万世的尸骸。   石头花海,淹没丰美的陵园。 九万里悲欣苦痛,九万里戈壁冰川, 吾爱,弃我繁华于荒凉, 丢了天空的太阳,灵魂鲜活肉体无边。   时间丢了,所有的光囚入无空间的空间摩荡, 哺乳着所有的世界、所有的生存和死亡。     自由十四行   缠中说禅   我的无弦琴决不歌唱你,自由。 一花世界,谁在花败之后畅游? 你,思想的热毒、语言的痰核, 被命运三女神始乱终弃的面首。   自由的风永远走不出自由的风。 你本自由,自由缚你自由中。 能自由的永远是被自由的奴隶, 看六十亿的太阳交映万古长空。   没有自、何来由,自由从来只由自。 一切你的道路只通向决不永恒的尸体。 十二月的雪夜,叫春的猫儿自由绽放, 每一声的绽放都在编织最后的坟衣。   蚂蚁战场上,千万山峰疯狂生长。 走不出大地的大地,月色清凉。   愤怒十四行   缠中说禅   九万年闪电凝光剑削平九万座山峰, 激扬四大洋狂澜惊涛舂打四季星空。 鞭落千亿银河的星球千亿亿次砸下, 摧毁每一片金黄,摧毁每一片青葱。   宙斯,我的永不成器的痴儿: 让奥林匹亚的雷霆撒播死之诱饵, 生命的吞咬带来澎湃高潮的死亡, 每一个星球爬满宝气珠光的灵輀。   耶和华,我的永远不举的老面首: 让你的世界每朵鲜花都成噬人魔口, 每个苹果都有绿眼长蛇吐紫色谗涎, 每一寸阳光都化裂脑开山的斧头。   日月,洪水上去漂;银河,天火里去焦。 时空破裂,宇宙的残片,无尽怒飙中去消。       好了,今天到此,不能再写了,诗不能一次多写,多写有损阳寿,看看,诗人多短命,这不是开玩笑的。
Tag:
其他作品
相关文章